绝域唱响的生命赞歌——《海林市“宁古塔杯”流人文化楹联大赛作品集》评介

       海林,对我们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。长篇小说《林海雪原》,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。这里是名副其实的林海雪原,长眠着著名战斗英雄杨子荣。海林人为此骄傲自豪。
       纵观历史,这里虽地处边远,却有着辉煌的过去和厚重的文化。
       早在明万历三十八年,即1610年,努尔哈赤就派大将额亦都征东海窝集部,首先统一了宁古塔路并在这里驻军。宁古塔(今海林市长汀镇旧街)就成了努尔哈赤继续统一东海诸路的大本营,是盛京(今沈阳)以北的军政重镇,直至清政府入主北京。清顺治十年,即1653年,驻防官始称宁古塔昂邦章京。康熙元年,即1662年,改称宁古塔将军。康熙五年,即1666年,宁古塔将军移驻新城,搬迁至今黑龙江省宁安市。整整半个多世纪,宁古塔是这一带辽阔土地的政治、军事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
       谈到这里的文化,就不能不谈到这里的流人。流人的出现,大约在氏族之争就开始了。这种现象世界各地或早或晚都有,今天仍然存在,只是方式和叫法不同而已。大家知道,拿破仑和列宁这两位影响世界进程的伟大人物都曾做过流人。
       最迟在1656年,就有流人来到宁古塔了,而且逐年增多,成了清王朝著名的流放地。这里地处偏远,环境恶劣,且长年处于战争状态,始终没能好好开发,一直比较原始落后。那时,“当地富者以麻为寒衣,捣麻为絮,贫者穿的狍鹿皮。不知布帛。”(李兴盛《增订东北流人史》210页)流人来到之后,在当地开明官员的支持下,很快就改变了这里的面貌。他们参政、当差、经商、种地、戍边,带来了中原先进的生产和生活方式,促进了民族的融合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教书、治学、结社,著书立说,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,从而出现了以中原文化为主体、多民族文化相结合的流人文化,奠定了这一地区的文化基础,成为黑龙江地区历史文化的闪光一页。
       我们举办“海林市‘宁古塔杯’流人文化楹联大赛”,共选取了五位宁古塔将军和五位宁古塔流人,让大家吟诵讴歌。这十位历史人物正是这里众多一群中的杰出代表。他们是:宁古塔流人方拱乾、张缙彦、吴兆骞、杨越和杨宾;宁古塔将军额亦都、吴巴海、沙尔虎达、巴海和萨布素。我们就是要用楹联的形式来铭记历史,纪念他们对历史、国家、民族所作出的巨大贡献。以推进今天海林市,乃至黑龙江省文化事业的发展。
       下面我们来看一下获奖作品。
       获一等奖的有三副作品。这三副作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:语言准确,文采飞扬,格律严谨,技法娴熟。
       我们先看山东省龙口市马瑞新的《宁古塔流人》:
       留存蜡炬心,焚骨燃脂,升腾绝域文明火
       揉碎乡关梦,飘风散雪,激荡流人生命歌
       这副作品之所以被评委们看好,主要是比喻准确、形象、鲜明,充满着对流人的一片深情,唱出了流人在逆境、在绝域创造的生命之歌。一句“升腾绝域文明火”写得响亮、夺目。就整副作品而言,不仅从宏观上比较完美地写出了流人的境况和贡献,而且读后给人积极向上的力量。
       我们再看辽宁省建平县杨晓雁的《吴兆骞》:
       将啼血情怀,寄于地北哀鸿,江南残梦
       任飘萍身世,翻作关东墨韵,塞外书香
       这副作品前后对比强烈。用“情怀”来说“哀鸿”、“残梦”,用“身世”来讲“墨韵”、“书香”。几个动词更是生动、有力,读后有顿消胸中块垒之感。整副作品写得大气、干净、洒脱,字句凝练、准确、厚重。真不敢相信这竟然是出自一位女性之手。
       我们再看湖南省长沙市周永红的《吴兆骞》:
       人称江左凤凰,初试风云,孰令高天沉羽翼
       天妒诗中豪杰,长留节概,我从遗册忆风骚
       同题作品,这一联要比上一联笔触细腻,更富情感。吴兆骞是一代奇才,生于书香门第和贵胄之家,诗名远播。其“七岁参玄文”,九岁时就写出数千言的《胆赋》,“十岁赋京都”,十三岁学经学史……有“天才横逸”、“惊才绝艳”、“江左凤凰”等美誉。因南闱科场案,被仇家诬告,流放宁古塔。著述多种。大赛获奖作品中有“我从遗册忆风骚”,可见对后人、直到今人的影响。
        获二等奖的作品有六副。五副是写流人的,其中一副是写流人方拱乾的,还有一副是写宁古塔将军巴海的。这些作品都从不同角度,不同层面对宁古塔流人和宁古塔将军进行讴歌、赞美,文采和内容都有闪光之处。
       获三等奖的作品共有九副,尽管有个别作品略显弱了一点,同样写得令人叹服。
       获优秀奖的五十一副作品中也不乏精彩之作。
       编入此书的其他作品也不乏优秀之作。
       在这里披露评选中的一件小事,可见评委的认真和严肃的工作态度。初评时,几个评委都看好了一副作品《宁古塔流人》:
       万千里几多劫难,凛冽寒风,吹不尽名士精魂、诗人血泪
       三百年无数沧桑,苍茫大地,终得见白山雪霁、黑水河清
       可是,上联中的“吹不尽”,格律出现了硬伤。有的评委讲,这副作品太好了,这里不是重要的位置,也没影响内容,可以原谅。还有的评委说,给改一下吧,否则这副作品可惜了。有的评委真的给改动了一下。最后,我们按照原则,忍痛割爱了,这副作品没能进入等级奖。
       这次大赛在评选中,鉴于社会上对评奖的种种议论和猜测,我们较之以往大赛的评奖更加严格。所有来稿只经一名工作人员之手整理、编排、打印。包括初选、初评、终评三个阶段都是隐去姓名进行的。我们主观上是不参杂任何私心,就是要做到公平、公正,真正评出好的作品来。就我而言,大赛结果公布前我才看到作品和作者对上号的材料。经过近一个月在网上和报刊上公布,我至今还没有收到负面信息。
       据最后统计,全国共有29个省、市、自治区,820多位作者,约2700副作品参赛。从几个数字可见,这次大赛的影响,尤其有台湾同胞参赛,这是我们以往赛事中所没有的。
 

记者:刘兴君 
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文府街6-1号 邮编:1500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