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杜鸿年的国画之缘——记杜鸿年国画失而复得的始末

    北大荒版画,这是一个不同凡响、驰誉中外的地域版画学派。20世纪五十年代末叶,广大美术工作者用手中的画笔和刻刀,讴歌开发建设北大荒的劳动者,为形象传播北大荒精神做出了重要贡献;北大荒版画用特定生活与艺术实践催生的作品形态和审美取向,形成了别开生面的当代版画学派。在半个多世纪的漫长岁月里,为中国新兴版画运动提供了新的审美参照和语言范式,对中国当代版画创作格局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。作为享誉中国乃至世界的北大荒版画流派来说,杜鸿年无疑是其股肱之臣之一。他的艺术生涯见证了北大荒版画从诞生、兴起再到辉煌的全过程,他的作品流淌着他那个年代火热的激情,他用生命演绎了一个又一个的传奇。
    从很早以前,“杜鸿年”这个名字就在我脑海里。虽然我们从事艺术创作的方向不同,但追求艺术的完美是相通的。北漂数十年,我勤奋努力,在书法、篆刻及国画等领域取得了一些成绩。近年来,在北京·宋庄国画院做了一些策展活动,其中也包括了2011年5月首届黑龙江省画家进京展即“黑土丹青——首届黑龙江籍画家相聚北京中国画作品邀请展”。
    在闲暇之余,我最爱去的地方就是遍布北京大大小小的古玩市场。2007年7月,终究会是一个不平凡的月份。记得那天照例去某古玩市场闲逛,与我交好的一位老板,神秘地拿出一批画作让我鉴赏说:“听说这是你们黑龙江省的一个版画家,叫杜鸿年。你知不知道?”我说:“我知道”。当画作摆在我面前时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竟然真的是杜鸿年先生的国画作品,有几十幅之多,其中不乏创作精品。据说是由杜鸿年先生的一位近亲带来北京,被他以很低的价格收购。
    看到我所敬重的前辈的作品竟落到如此境地,心里难过万分,一时情绪难以自己。在我一再央求之下,或许是我们平日交好的缘故,也或许是被我的真情打动,他以不高的价格转入我的手中,我如获至宝。我只知道杜鸿年先生的版画了得,中外驰名,却不知他的国画造诣一点也不逊色,更知道这批画如果在市场出售,价值不可估量。细细品味杜鸿年先生的画作,用笔精细,用墨大胆,在水墨氤氲中,创造出宁静却又生机盎然的世界。我也曾想过个人收藏,但想的更多的是杜鸿年先生的作品更应该绽放它的魅力和光芒,而不应我的私心被埋没。天人交战了许久,我还是联系上好友,刚刚接任黑龙江省美术馆馆长的张玉杰先生,告知此事及我的打算即把这批画作原价转手黑龙江省美术馆,条件是不能出售,永久馆藏为后代留下宝贵财富,他欣然答应。于是乎,在2007年仲夏之际,杜鸿年先生的作品终于回归黑龙江省艺术的最高殿堂——黑龙江省美术馆;我也算为杜鸿年先生做了一点事情,能够告慰杜鸿年先生的在天之灵了。
    今年,恰逢杜鸿年先生诞辰八十五周年之际,黑龙江省美术馆举办“鸿年之季——纪念杜鸿年诞辰八十五周年馆藏美术作品”,我甚是欣慰。当年的付出是值得的,我不后悔。时间可以流逝,作品却是永恒的,而这正是艺术的生命力。
    2013年春写于“杜鸿年馆藏作品展”之际

记者:曲璞 
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文府街6-1号 邮编:150040